首页 »

扎克伯格做慈善,有西方人认为可笑

2019/9/7 8:35:50

扎克伯格做慈善,有西方人认为可笑

 

 

不少人用社交媒体发布自己的人生大事。最近,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也发布了自己的大事,除了喜得女儿之外,他还公布捐出其在脸书99%股份的计划。这些股份如今价值450亿美元,将用以成立“陈—扎克伯格倡议”公司(CZI)。他们成立CZI的初衷,是要为自己的孩子搭设一个更为美好的世界。

 

 

《经济学人》从CZI的公司性质方面为小扎此举做出解读:

 

目前及可预见的未来,扎克伯格仍是脸书最大的股东,对公司运营具有表决权。他的股份不是一次性转出到CZI公司,而是在其有生之年逐步进行的,他将在未来三年,每年转出不高于10亿美元的脸书股票。

 

扎克伯格不是第一位捐出巨款用于慈善的科技巨头,在他之前,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·盖茨也捐过款,但扎克伯格捐款的方式却与盖茨有所不同。盖茨建立的比尔及梅林达·盖茨基金是慈善机构,而CZI却是有限责任公司。尽管慈善机构可以不用交税,但慈善机构也受到相当大的政策限制。

 

而有限责任公司则可以不受限制地举行慈善宣传活动。有限责任公司也拥有相当的决策自由度,能够将资金灵活地投资于产生积极社会效益的盈利机构。

 

扎克伯格的想法,其实是参照了eBay创始人彼埃尔·奥米迪亚的做法。彼埃尔也曾对慈善机构的局限性非常苦恼,他随后建立了“奥米迪亚网络”投资公司,用于对盈利机构和非盈利机构进行投资。

 

分析师Will Fitzpatrick称盈利机构能够更有效地发挥实际慈善效能。他举例称,一项对太阳能灯的投资,平均到每个灯的投资额不到10美元,但这样能让人们无需再使用危险性高的煤油灯。这类投资对于有限责任公司来说,在政策上不是什么大问题,但对私人基金会来说,实现起来有一定难度。

 

 

而《卫报》借两位观点相左的专家之口,谈了对扎克伯格做慈善的不同看法:

 

Deborah Orr:“阔绰搞慈善,只是富裕群体的奢饰品。”

 

Deborah Orr就对扎克伯格的行为持否定态度。他认为,扎克伯格的行为明显就是初做父亲犯的错误。你有了孩子,非常兴奋。然而,你却没有安静地体会有了孩子后生活是什么样子,反而到处宣传自己的心情和想法。

 

孩子还没有成长到识文断字的程度,爸爸却给他写了封信,将信的内容告诉了除了孩子以外的全世界。所以,此举的目的并非是为了孩子,而是用文字工具美饰的某个商业公告。假设孩子长大,读到了这封公开信,得知自己的出生与如此大规模的慈善宣传有所关联。或许一些情绪敏感的孩子会感到有些不舒服。

 

扎克伯格的做法是在仿效不少富豪做慈善一掷千金的举动。然而,这样的做法只是世界极少部分富裕群体能够享受的“奢饰品”。人类花费几个世纪,不断挣扎、奋斗,造就了今天的制度,使所有人都享有参与权,但却突然发现,一些拥有着巨额财富的人自认为能够远远比他人做得更好,不得不说这是件“可笑”的事情。

 

 

William MacAskill:“他们的资源需要用在最需要的地方。”

 

William MacAskill认为,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•陈夫妇的决定值得点赞,他们有着清晰和正确的目标,他们的做法是在践行“有效利他主义”。

 

那么,要实现“利他”的目标,这些资金应去往何处?对此,扎克伯格夫妇显然有所考虑,他们称,“目前,我们把资金集中在一起,去解决你们这一代人面临的巨大机遇和问题。”

 

该项慈善资金的预设目标范围很广,旨在“提升人类潜力”和“提高社会公平”。还有各类子目标,如“减少贫困和饥饿问题”、“治愈疾病,使人享受更长久和更健康的生活”。

 

这是很好的迹象,因为当前世界上存在了太多的难题。如果他们在做慈善起初阶段,不认真思考资金怎么花才能产生最大的社会影响力,未来的投资就无从谈起。

 

然而,他们早晚都需要减少投资的“面”,集中投资的“点”。450亿美元是慈善事业历史上不可忽视的一笔投资,但它也只占全球对外年度援助支出总额的1/3。一些援助资金起到了相当的作用,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接种牛痘类医疗服务方面的资金。

 

我希望扎克伯格能够参照Good Ventures慈善基金的做法。不同于一些基金会,Good Ventures基金投资状况极为透明,在对项目进行捐款前,公布其捐款意图和数据分析,由此,公众可以对他们的选择进行监督。此外,Good Ventures基金与慈善评估机构GiveWell合作,后者在发掘慈善投资区块、提供数据分析方面拥有多年经验。

 

更重要的是,Good Ventures基金对捐款区域采取了谨慎的策略性选择。GiveWell评估机构会从规模、关注度、易处理性方面进行评估,提高Good Ventures基金的资金使用效果。

 

如果扎克伯格希望资金落实到实处,取得实际效果,他们或许可以借鉴Good Ventures基金的做法,打造自己的分析师团队,研究出最合适的注资区域。否则,如此慷慨的慈善资金所达到的实际效能将会大打折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