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导演毛卫宁:电视上不能只有玛丽苏

2019/10/23 5:44:27

导演毛卫宁:电视上不能只有玛丽苏

 

电视剧《平凡的世界》日前收官。尽管连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公开提及,尽管有知名商界大咖潘石屹为它站台,诸如“《平凡的世界》过时了吗”这样的疑问仍然不绝于耳。不少人一集未看,却也对由这部小说引发的话题乐此不疲。电视剧《平凡的世界》想追求的,难道只是成为一部现象级作品?《上海观察》专访了此剧导演毛卫宁。

 

对话毛卫宁

 

【没打算取悦观众】

 

上海观察:您曾说,非常希望这部戏能影响年轻观众。现在整个戏首轮播出收官,效果如何?

 

毛卫宁:坦白说,这部戏播出以后引发的社会反响和持续关注超过了我的预期。更没想到的是,有一些观众对我说,“10年以来我们都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戏”;有人说,“我几乎没怎么看过国产电视剧,但我竟然追了这么一部戏。”

 

这部戏能感动到观众,尤其是能被那么多的年轻观众喜欢,我觉得非常高兴。原因是,读过这部小说的人都知道,路遥先生是用非常平实的手法在叙述这个长篇故事;而我们在创作这部电视剧时,也选择了一种比较传统、缓慢的叙事手法,它并非一部如今一些观众喜欢的强情节戏。

 

上海观察: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是一本常销书,影响力巨大,却只在1989年改编成了14集的连续剧。我听说很多人都曾想拍它,最终都放下了,为什么?

 

毛卫宁:这个小说,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没怎么有人去拍它,跟中国电视剧的现状有关。作为一个电视剧导演,我特别了解,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,打造一部可以排在收视率榜首的戏,才是投资方的首选。这正是那些“玛丽苏”题材的戏、那些穿越到古代去的戏、那些经不起推敲的“抗日神剧”频频在荧屏上出现的原因。观众要看什么,投资商看好什么,大家就拍什么。但这也就导致那些特别有力量的现实主义作品,一直没有人“敢”拍。而我的看法是,这次拍《平凡的世界》,不管观众满不满意,他要不要,起码你得有这样一部作品。

 

上海观察:收视率对于《平凡的世界》这样的作品,真的一点都不重要吗?

 

毛卫宁:如果仅仅是为了收视率,我不会选择去拍《平凡的世界》。所以,如果收视率好,那是锦上添花;不好,我认为,这也不影响它的份量与品质。

 

这个戏刚播出的时候,一开始收视率在10名开外,是在我们的意料之中的。当然我们也没有想到,它最后爬到了第2、第3,包括引起了这么大的社会反响。这说明观众是非常需要这样一部电视剧作品的,只是我们过去没有去拍它。

 

【拍摄中没少走弯路】

 

上海观察:这次拍《平凡的世界》,有评价说您把农村戏拍出了“文艺范”。您觉得这是表扬吗?

 

毛卫宁:现在我们所谓的农村戏,之所以让大家觉得“类型化”了,就是因为它们经常特别简单地去把农村的一些细节和矛盾放大,或者再作一些戏剧化的处理。如果大家认为这个就是农村戏,是一个错误。这是在用城里人的眼光去看待农民,将其小品化,是很不严肃的。

 

像《平凡的世界》这样的戏,它是有厚度的,它不仅仅是个农村戏。它没有仅仅纠葛于一个人、一个家庭、一个村庄,而是写了1975年到1985年这10年中中国大地上的城乡变化,是一个比较宏大的戏。而这都是小说自身带来的。于是,我就选择了用史诗化的方式去处理。我就觉得:拍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怎么拍。

 

为此,我跟总编剧温豪杰也没能少走弯路,光前10集就写了7稿。我们曾尝试了很多很多种开篇方式,希望用强烈的戏剧性来抓住观众,可最后我们统统都推翻了。最终选择完全按照小说原本做了现在这个开场。

 

这次我还遇到一个难题:路遥当年在创作这本小说时,没来得及看到此后直至当下中国农民的处境。比方说,在小说里,如果少平要长期在外面打工,就需要有户口,这才有了支书把他女儿嫁给他。他要到煤矿里去当工人,需要有田福军来给他走后门,通过晓霞他才能够做到。也正因为那个时候要冲破这些个体制都非常难,才有了当初大部分的农村青年也就随遇而安地待在了农村,没到外面去闯。今天的农民就不一样了。办户口依然各种难,但想到城市里面去生活的话,几乎拔腿就可以走,做小买卖的机会也很多。但即便如此,以少平为例,他在进城过程当中的理想,他坚持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生活的精神,对当下的我们依然有启迪作用。

 

【没错,这部剧有两个主角】

 

上海观察:通常,读者会认为少平是《平凡的世界》的主角。但您的这版《平凡的世界》似乎有少安、少平两个主角?

 

毛卫宁:你的感觉是对的。

 

在没有接拍这个片子之前,我读过3遍《平凡的世界》。

 

第一遍读的时候,是上世纪80年代末。我先是在广播里听到了它,然后就自己找到了这本书的第一卷读。那个时候我就被孙少平影响了。因为那时候的我跟他很像:大学刚毕业,在电视台做导演,正是需要奋斗的一个阶段。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那一次读,其他人我都没怎么记住,只记住了少平。他给了我很大的激励。

 

后来到1990年,三卷出齐了,我开始第二遍。我当时在省电视台工作。有一个政策规定是:在省电视台工作的大学生,必须要到基层去锻炼1年。于是我就被下放到一个县里面,在县广播电视局挂职,我在这个县里待了整整一年。这一次,我却对田福军这条线产生了兴趣。因为那个时候虽然是90年代,却跟小说里的时间还不太远。县里的干部们对改革的态度,他们的人际关系,他们之间那种官场上的形形色色……由于我对上述种种有自己的切身感受,一下子就与田福军这条线产生了共鸣。

 

看第三遍时,我正听说这部小说要拍成电视剧了。当时找的并不是我,是其他导演。但是我就想到,换我,也应该去拍这个戏。于是我就又读了一遍。读这一遍的时候,我看到了少安。我突然意识到,少安是这个戏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。可能因为我的年龄增长了,社会阅历也增多了,拍了一些戏了,也过了少平的奋斗阶段。这时候再读,我就突然意识到少安不仅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现状,还反映了中国农民所具有的一些共性问题。

 

所以,最后等找到我拍这个戏的时候,就选择了少安、少平两个主角。这是我比较过自己多年来的阅读体验后作出的选择。

 

【潘石屹有资格代言它吗】

 

上海观察:在此次由这部电视剧引发的讨论中,“奋斗”这个关键词被一再提到。可能也是因为这个点,吸引来潘石屹为《平凡的世界》站台。您对“奋斗”的理解什么?

 

毛卫宁:这次潘石屹先生喜欢这部作品,还说“我为《平凡的世界》代言”。但很多人就说,你有什么资格去代言它?就因为你是一个成功人士,是一个大老板?从这你能看到,在这样一个崇尚“成功”的时代,大家并不完全认同事业成功就是人生成功,认同人生价值的衡量标准并不唯一。

 

我觉得这个小说最好的一点,就是它并不认为所谓奋斗是一个结果。按照我的理解,潘石屹先生之所以喜欢它,还读了七遍,一定是在他奋斗的过程当中读的。换了是到今天他才第一次读《平凡的世界》,就未必会那么喜欢了。

 

在这个小说里,没有写一个人最后成了“潘石屹”。孙少安最后没有成为“潘石屹”。孙少平也没有成为一个学者、一个教授,或者一个有影响、有地位的人。他还是回归于普通的生活。我觉得,这是这个小说的伟大之处。它所谓的“奋斗”,是指你要努力改变自己的生活,一种切合自身实际的改变。不一定是最后你要到了一个什么位置上,才叫成功。而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“玛丽苏”这样的东西。

 

其实,做好一个普通人是很难的。这个社会上,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成为潘石屹。